107/01/17
*
鎂光燈背後靠實力! 一窺夢幻影視產業

  斯文外表,笑容靦腆,全身洋溢著一股學生氣息的大男孩,一開口卻讓人大感訝異,他是七年級的鄧皓元,年紀輕輕不僅已是奧森影業製作公司的負責人,還在公司擔任廣告導演。談起自己熟悉的產業,鄧皓元滔滔不絕的說,自己其實一開始是動態攝影師,一次因緣際會,客戶叫他到廣告拍攝現場側拍,卻臨陣要他上場執導,後續效果竟然意外廣受好評,就這樣一腳踏入了導演界。雖是無心插柳入行,但「術業有專攻,入行後我還是要歸零虛心學習」鄧皓元笑著說。

培養敘事能力 具備冒險精神
  如果說編劇編寫了一個無聲的故事,那導演就是一個將故事具象化的人,鄧皓元強調「把故事說完整」這件事非常重要,很多新銳導演太執著在拍自己想講的故事,卻忽略了故事要有始有終,要有情感起伏,才能引導觀眾進入情節。如果一路平鋪直敘,最後再放個開放式結局,看的人不知道這個故事想要表達的精神和意涵,造成觀眾「無感、看不懂」,這部作品就不能稱得上是好的作品,因此這樣的問題就要盡量避免。

  鄧皓元認為,表達自己的故事固然重要,但觀眾也必須融入這個情境,因此在拍攝的時候,就要設想觀眾的心情,而不是自顧自地拍攝只有自己有fu的影片。「每個導演心中都有自己的鄉愁」鄧皓元笑說,當然可以有內心的小宇宙,但同時也要接納別人的想法,充滿好奇心與冒險的精神。因為如果不把心胸放開,樂於接受外界資訊,就容易淪為自嗨的窘境。在主流的價值觀和自己想傳達的故事之間,找出那個交會點,拍出既符合自己設定又被觀眾接受的作品,不斷拿捏這中間的平衡點,就是影視人最重要的課題。

想法歧見難免 需靠溝通理解
  鄧皓元提到,進入影視產業「熱情」是必備的條件,但除了光鮮的一面,其實有非常多預料之外的困難和挫折需要克服,尤其是和人的溝通。他談到自己有一次拍攝時,一位很有主見的攝影師和另一位頗資深的燈光師,對畫面燈光有不同的見解而吵得不可開交,攝影是堅持要看數值調到多少的科學派,而燈光師則是認為應該用眼睛去感受畫面的藝術派,身為導演的他就立刻跳出來協調溝通,不僅用專業來說服雙方,還要安撫兩造的情緒,這才化解劍拔弩張的氣氛,也讓後續拍攝得以順利進行。

  事實上,拍影片是一門創意發揮的顯學,不像很多行業會有制式的SOP規範,反倒因為發揮的空間太寬廣,更不能只用一招半式走天下,所以必須不斷的嘗試、嘗試再嘗試。鄧皓元因為本身是技術人員出身,對於技術問題已有基本認知,但許多沒有技術經驗的新銳導演,想法非常天馬行空,不知道技術執行的難度,就容易造成技術人員不堪負荷或是溝通上的衝突,因此導演其實要懂得多,並理解團隊成員的個性與技術面的執行可行度,才能排除萬難,製作出理想的作品。

團隊互相激勵 切忌個人主義
  提到很多導演都很有理想抱負,例如關心環境、弱勢甚至性別認同等議題,對此鄧皓元有不同的見解。他說當導演的好處,就是他們是很容易被關注的一群人,說的話也容易被大眾聆聽,但其實那只是因為他們擁有了「影音」這個有力的傳播工具,因此他也認為大眾不需要把導演「偶像化」,不論導演或是影視從業人員,也就只是這個產業中的一個螺絲釘,每個人各司其職,都只為了呈現一部好的作品,因此完美呈現的背後,功勞也絕不會都只是導演的。

  「每一種職務都有其專業性」鄧皓元強調,這是一個集體創作的過程,導演也只是團隊裡的一員,也許因為角色定位讓大家聚焦在導演身上,但其實不論是燈光師、攝影師再到美術、後製等等,每一個角色都不可或缺,要非常尊重每個人的專業和經驗,也要敞開心胸隨時交流學習,建議想踏入的年輕人,多學習了解總是沒有壞處的,不但能跟團隊更順暢的溝通,彼此激發創意,「搞不好還能成為下一個劇本或拍攝方式的靈感來源,何樂而不為呢?」

親近強者學優點 自我調適是必修
  鄧皓元說,在影視的產業是沒有範疇的,科技日新月異,設備推陳出新,必須不斷的精進能力和專業知識,而且一定要想辦法「和比自己更強的人才一起工作」,因為跟優秀的人共事會將你拉到一定高度,不論是思考能力和看事情的角度,都會有更寬廣的視野,學習對方的經驗和優點,轉化成自己的養分,對於拍出好作品絕對有一定的幫助。

  「像成龍很喜歡拍攝警察故事、尖峰時刻這類的作品,可見成龍很喜歡述說執法的故事,他可能很想告訴觀眾他未實現的警察夢。」鄧皓元談到同樣的少年PI的奇幻旅程劇本,大家看的是李安的版本,但如果讓動作派大導演麥可貝來拍攝,可能會用爆破場面把船炸掉;如果是意象派的吳宇森,他可能就會讓白鴿飛起來塑造滄桑氛圍。每個人表達故事的手法不同,然而作品的評價取決於觀眾,因此也要做好面對外界批評的心理準備。內心必須要夠強大,能自我調適,並理性的判斷評論的參考價值。有些酸民的惡意批判可以一笑置之,但對於有建設性的建議就必須虛心接受並調整問題,能做到這樣其實很不簡單,但卻是入行的必修學分。

有人看就是好作品 國際化拓展為目標
  鄧皓元特別提到「跨進去、被看見、接地氣、國際觀」是進入影視產業一定要實行的四個觀念。光是幻想是沒辦法開始的,所以做就對了!拿起你的手機相機,就拍吧!大膽的參加影展甄選,觀摩別人的作品,想想自己的故事,鄧皓元說這是一段艱困的開始,要比的就是毅力和決心。如果拍攝出來的影片只放在電腦或手機裡,低調的自己觀賞,完全不被看見,就沒有辦法傳播出去,更遑論知道觀眾的意見和回饋,所以拍出來的東西就用力傳播分享,就算被批評,至少代表你的作品還有人關注,絕對比沒有人看還要來的強。

  而接地氣的部分,鄧皓元認為有些網路紅人,人氣侷限在當地,到了其他地區,可能因為笑點或觀眾習慣的不同,就無法激發觀眾的共鳴,如果想要向外拓展,自然也要配合當地的風俗民情和收看習慣去做調整,才有辦法打入當地觀眾的市場。當然拍攝的影片也要以國際化的方向為目標,因為如果在一個小眾市場,看見的人少,不論是基於效益或是想傳達的理念,都無法獲得有效的回饋,這一點是影視從業人員特別要評估與考量的地方。

萬丈高樓平地起 多歷練再做選擇
  其實這行入行門檻不高,學經歷都沒有特別限制,但鄧皓元建議新人從製片助理開始訓練,一一了解每個職務須具備的技能和專長後,再去選擇確定的方向。奧森之前有四、五個工讀生,就被輪流分派到攝影組和燈光組去當助理,也會輪到導演助理的職務,經歷各種實戰磨練的洗禮,到最後成為獨立的攝影師、燈光師,讓鄧皓元非常欣慰。很多新人經過各職務嘗試實作後,反而選擇了燈光或是攝影等技術職務,因此找到適合自己的職務最重要。

  鄧皓元期勉年輕人,不要把影視產業想得過於光鮮亮麗,入行後可能太執著於光環而吃不了苦,但也不要因為怕吃苦就不敢投入,只想選擇一條平順的道路,「沒有爬上高樓,怎能看到遼闊的景色?」若能精進專業成為頂尖的影視人員,其實薪資也是非常可觀的,屆時視野開拓,財富也累積了,「你說這是不是一條值得冒險的路?」鄧皓元大笑說道。

E世代人人是導演 團結共創產業榮景
  事實上現在媒體產業是自媒體的時代,很多大學生最想做的工作就是Youtuber,「馬克祖柏格都說了,Video First!影視需求一定是越來越大的」,所以他非常鼓勵年輕人拍片,就算不是正規的導演,從簡單網路影片開始,也要自己設定場景、劇本、拍攝方式,然後還要說學逗唱逗樂觀眾,幾乎培養十項全能的技能。年輕人拿手機當自己的導演,不需要很厲害的腳本、運鏡技巧和拍攝能力,卻能在玩創意的過程中,找到觀眾的喜好,進而去調整改進,這也可能是另一個發展方向,但如果你不去嘗試就沒辦法知道結果。

  談到台灣的影視環境,鄧皓元說好萊塢是「製片制」,資金、劇本、人員、設備,製作公司都找好了,等導演來拍攝就好;但台灣是「導演制」,會變成導演往往要找資金、找題材、找演員還要兼製作等等的項目,負責的內容多元且複雜,所以也會比較辛苦。希望未來投入的年輕人,能用專業能力和作品品質來說服客戶,這種文化軟實力是有很高的附加價值的,千萬不要惡性競爭自砍身價,而是團結一致把餅做大,讓產業共榮發展,也才能把影視產業帶向更好的境界。

文/奧森影業製作有限公司 負責人鄧皓元口述,台灣就業通整理

奧森影業製作有限公司負責人兼導演 鄧皓元(坐中間者)和現場工作人員。

奧森影業製作有限公司負責人兼導演 鄧皓元(坐中間者)和現場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