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涯諮詢服務 找工作 找人才
職涯諮詢服務
:::
問題集錦
職涯專欄
職場快訊
我要諮詢
顧問介紹
作家介紹
回首頁
:::
職場快訊
澳洲、越南及日本等國家觀光產業提升青年職場競爭力策略淺析
2018-10-30    文章來源:就業安全半年刊

 目前所有APEC經濟體所面臨到的重要議題之一,是大多數的經濟體並無充分的職業教育及訓練系統可以協助青年從高中、大學再進入職場的進程。經濟部人才快訊中提到在2010年5月於紐西蘭威靈頓舉行的「APEC青年就業研討會」中,澳洲曾指出教育才是提升青年就業力的重要因素;而越南則為配合國家工業化發展,提高專業技術人力,規劃職訓及就業政策時以青年人力為優先考量因素之一。顯見APEC各經濟體的經濟活動與就業市場,青年普遍因專業技能與工作經驗不足而受影響並造成就業市場相當程度的衝擊。因此,如何透過教育與職業訓練增進青年就業力更顯重要。

   本文所提的澳洲、越南與日本三個國家目前皆為APEC會員體國家,且其文化,民族性和發展皆有不同的環境背景,以目前的經濟實力來看,澳洲每年GDP全球排名第13(2016),就業人口1,244萬(2013),各產業占 GDP比重為農業3.8%,工業26.2%,服務業70%,日本每年GDP全球排名第3(2016),就業人口6,562萬(2013),各產業占 GDP比重為農業4.6%、工業27.8%、服務業67.7%,越南每年GDP全球排名第46(2016),就業人口5,293萬(2013),各產業占 GDP比重為農業: 53.9%, 工業: 20.3%, 服務業: 25.8%

   先從日本來做瞭解,日本身為全球前五大經濟體,但國內經濟發展卻面臨到日本從上世紀80、90年代開始推行素質教育,扼殺競爭,強調團體。這樣的教育體制導致了日本的年輕人比較認命,要求服從,打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是依照樣板來發展前進,加上就業環境中的氛圍,日本企業有著根深蒂固的「終身雇傭制」。終身雇傭制是由被尊為經營之神的松下幸之助提出,他表示松下不會開除任何一名員工,讓員工可以安心工作。松下幸之助的這種經營理念被許多日本公司所接受。一直到戰後的50年代,日本企業開始普遍形成了終身雇傭制的傳統,並為日本經濟的崛起立下了汗馬功勞。所以大多數的日本人皆缺乏創業環境及精神,且會害怕失敗,因為該社會中有一種一個人假如失敗,他會在社會中很難生存下去,不僅周圍的朋友看不起他,想找個工作非常困難,討不到老婆,也通不過銀行房貸的信用審核。這樣的社會現實決定了,年輕人在想去創業時必然畏首畏尾。

   從觀察中發現日本企業發展的狀況,前十名的企業竟然沒有一家是在過去三十年中創立的。也就是說,過去30年,日本沒有像樣的新的高新企業發展起來。眾所周知日本在二十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之間,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經濟體,連續30年GDP的平均增長率超過8%。當時,日本在汽車、電子、設備工業方面超越世界各國成為世界技術創新的先鋒,創造出了不少知名的企業,如豐田汽車(TOYOTA),三菱商事(MITSUBISHI),松下電器產業(PANASONIC)等等知名品牌企業。然而,到了二十世紀的90年代,日本企業的創造能力似乎突然停滯了,經濟開始衰退。如今日本的很多學者已經認識到日本經濟蕭條的根本原因是其創新和創造能力的缺失。有專家直言日本的年輕人不敢創業,就如同上段文中所提。除了高度服從性,終身聘用制,社會評判眼光,更加上該國生育率偏低,年輕人口少,還有人口老齡化導致社會結構變化,使社會趨於保守,創業環境不理想均為其主要原因。

    我們在產業的人才交流活動中問其業者對於政府是否對產業及創業者有所幫助,發現到由於日本職場長期受到「年功序列制」和「終生雇用制」的影響,雖然近年來有許多新的雇用形態出現,然而在與企業代表的交流中發現,員工的加薪升遷實務上還是取決於直屬主管的偏好,個人相關的職能與績效表現相對是較屬於佐證性(而非決定性)的成分。因為員工後續的成長和表現可以成為日後升遷的「參考」,但在員工的上司異動時,其升遷管道較受限。是故日本企業即使內部有推動職能系統,單就提升員工自身職能而言是有效益的,但對於員工的升遷並沒有絕對的關聯。

      加上政府對於建立培養年輕人成為專業技術人員的環境,在產、官、學共同合作之下,推動各項活動以啟發年輕人重視技術能力的重要性及參與技職教育,包括:技能奧林匹克全國大會、技能奧林匹克國際大會、日本全國身心障礙者技能競技大賽(展能奧運)、技能錦標大賽、年輕人的生產製造競技大會等。同時也實施各種表揚活動,如:卓越技術人才表揚(現代名工)、有關職業能力開發的厚生勞動大臣表揚及製造業日本大賞等,以獎勵各方對產業發展的投入

    實際政策上對青年創業的幫助雖有政策,但敢拚敢衝的年輕人是缺乏動力的,反倒提出了希望青年返鄉的相關計畫,由於日本人口分佈極為不平均,年輕人都往大都市擠。為鼓勵年輕人前往地方定居,日本政府設立一項「創業獎」,以減少地方人口減少的趨勢,發展當地經濟。日本總務省計劃面向全國徵集「地方創業方案」,並通過比賽從中選出5個左右的優秀方案。每個方案的獲勝者將獲得約300萬日元的扶持金。

   獲勝者將組成「地方振興合作隊」,按方案前往地方創業。日本總務省向「地方振興合作隊」隊員們提供扶持金,意在鼓勵他們任期結束後繼續在當地或周邊地區創業,以增加定居者數量,在當地從事農林水產行業或特產開發工作。

      日本地方人口近年不斷減少。其中,一方面是由於老齡化所致人口自然減少,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許多年輕人因升學、就業遷往東京圈(東京都、埼玉縣、千葉縣、神奈川縣)後不返回家鄉等情況。為逆轉人口減少趨勢,日本地方政府正施展渾身解數與東京圈「奪人」,其狀況和臺灣的鮭魚返鄉政策都有相同的目的。

   我們再來看看澳洲,一個勞動人口最少但GDP產值卻相當高的國家,我們都能了解他是靠著其礦業天然資源豐富造就了國家的發展,但其產業結構卻在近十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礦產輸出賺取大量外匯轉變成為服務輸出的重要國家,澳洲於科研創新及先進製造領域亦甚發達,潔淨能源、再生能源及生技醫學領先全球,金融、旅遊及教育服務業亦具高度競爭力,長期吸引大量觀光客及留學生來澳。

   澳洲指出教育是提升青年就業力的重要因素,為促使畢業青年能順利進入職場,開始發展以職能導向為主的教育認證系統,由全部校內課程轉變為部分校內及部分校外實習課程,且涵蓋不同產業的職業教育及訓練(VET)。在金融危機之後的澳洲15-24 歲弱勢青年(例如:高中中輟生、未升學也未就業之青年)明顯增加,政府為增進弱勢青年就業準備,提出促進青年就學與訓練措施,包括「Earn or Learn計畫」,即對未取得高中或同等學歷之15-20歲青年,補助其就學或訓練津貼;「強化青年就業力計畫」,如提升語言、數理能力計畫、學徒制計畫;「協助青年就業計畫」,如同就業服務、為期6個月的綠色工作營等。

  就多次前往澳洲交流的經驗中舉例昆士蘭大學(簡稱UQ),UQ有極其豐富的大數據分析,其數據來源為Australian Tourism Data Warehouse(簡稱ATDW),該學院利用此數據資料庫對於全球旅遊趨勢及方向,引導出2026年澳洲旅遊的發展趨勢,提供觀光產業了解人才培育需求狀況和提供學校了解課程如何加以改善及給予師資培育確認投入方向有著莫大幫助。

      昆士蘭旅遊產業委員會,藉由和政府緊密合作,取得明確政策發展方向與資金協助,成功的整合旅遊產業並加速人才培育與專業技能的提升,QTIC和臺灣最大的不同在於QTIC是產業鏈的結合,更特殊的是QTIC將產業各個供應商串聯在一起,更加入了學校體系(如昆士蘭商學院、布里斯本技職學校等),把產業和學校作連結並共同參與觀光事業發展,更能做到「產訓合一,完訓即用」的目標。

   澳洲技職體系課程規劃完全符合產業需求,使學生學習課程完畢後即能上線工作。在企業實習課程時,雇主無需提供薪資給學生,反觀臺灣雇主多半提供薪資給學生,但學生卻無法適應企業環境與工作內容。

TAFE充分了解企業需求,依工作崗位、實習時段來設計學校課程,且到企業實習前,學生必須通過考核,才有資格去企業實習。課程和認證能結合,並依專職專項給予肯定,將人才培育做有效性規劃,不是訓練通才。

   最後提到越南,根據「經濟學人」估計2050年全球的生產總值有將近一半來自亞洲,其中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成長動能更是強勁。東南亞國家過去經歷了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所帶來的經濟衰退,但近幾年東南亞國家經濟景氣已逐漸恢復,各國生產總值GDP均呈現正成長。現今全球化時代,如何培養人才、促進學習及培訓已成為重要議題,目前各國以學習作為工具,用於提升國家人力資源水準,並且推動國家創新發展,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    

  長期以來,進入勞動市場的青年,多數缺乏專業技能或必要的資格文憑。1993年有高中文憑或正式職業認證資格的就業青年僅有12%,1998年為14%,2002年為16%。1999年越南有2600萬青年沒有專業技能,占越南當年青年總數的94.1%。在剩餘的160萬青年中,31%是技術工人、36%受過中等職業培訓、32%受過高等教育。不到15%的青年曾受過技術培訓,更少人具備較高的技能。職業技能的不足和職業驗證資格的欠缺,極大地制約了青年提升其就業職位的可能。

   越南實施對外開放政策已經長達20多年,近年由於外國的資金流入,順勢推動越南經濟每年成長達7.5%。越南工業化及城市化的速度非常快,為配合國家工業化發展,以提高專業技術人力為主,規劃職訓及就業政策時以青年及農村人力為優先考量。早期越南政府曾推動為期8年(2008-2015年)的青年培訓及創造就業計畫,透過政府相關單位與青年聯盟的合作,提供青年職業訓練及就業機會、創造青年有利的工作條件,期望將青年失業率降低。 

  越南經濟相當依賴出口,2006年越南成為WTO的正式會員,對於未來長期經濟發展有相當大的助益。預期2013至2020期間,越南的經濟成長模式將有可能歷經轉變,未來國內內需消費的市場比例將會增加,為了經濟穩定發展,目前越南正在發展的都市及農村地區將需要大量的基礎建設及規劃,如港口、道路、鐵路、醫院、學校、工業園區、商業區、住宅區。新興的旅遊景區會需要機場、道路及其他旅遊基礎設施。

      為鼓勵青年創業,越南建立了國家就業基金會,並提供了越南社會政策銀行貸款條例,讓創業者經過申請最多可獲得10億越南盾的貸款。除此之外更結合和國外政府的合作,取得外國資金來源提升國家青年創業發展,例如澳洲政府和越南政府更合作針對於創業部分有相關合作,澳洲駐越南副大使雷頓•派克(Layton Pike)強調,澳洲和越南友好合作關係是在互相幫助的基礎上建設的,旨在推動兩國發展成為領先的創新國家。澳洲政府高度評價和寄望於越南開展創業援助計劃、創業生態系統建設和創業投資活動中的努力。提案中5大定向:加強創新創業文化建設,提高青年對創業的認識、知識和理想水平;繼續完善和頒布推動創業的輔導補助政策和機制;推進企業孵化器園區的活動和建設服務創業發展的基礎設施;推動創業培訓教育建設和發展,旨在提高創業知識和技能;繼續擴大合作,提高吸引其國內外資金投入創業生態系統建設的能力和目的。

      依據越南旅遊總局資料顯示,2016年越南境外遊客數創新高,全年迎來超過970萬人次,觀光成為越南的重要產業,預計2020年旅遊業產值將達320億美元(約新臺幣1兆元),占國內生產毛額(GDP)10%,並僱用350萬人。越南的飯店業高度成長,2012-2016年期間年複合成長率為15%。飯店30%~40%營業額來自附設餐廳,越南高收入族群為高級飯店附設餐廳主要客源;連鎖速食店發展的景氣最旺,根據統計,越南的速食業年成長率達26%,越南預計將成為東協之中,旅遊餐飲業成長最快的國家,但越南旅遊餐飲業與其他服務業的勞工技能短缺,特別是服務及技術類別,例如英語和客戶服務技能。因此如何提高觀光旅遊服務品質也是越南政府當前的重要議題,因此越南政府在觀光職類的技能標準部分目前有10個NOSS(國家職業技能標準)、ASEAN的6個標準、10個VTOS(越南觀光業職業標準),未來若APEC觀光職類職能基準建置完成,也將推廣其適用於越南國內業者。

   東協地區擁有超過6億的人口,據估計每年將成長約1.45%。在各國政府經濟成長計劃的支持下,目前東協各國正積極推動基礎建設,其中東協地區旅遊業正快速發展,而為了提高旅客的旅遊體驗,東協秘書處、政府與企業也進一步整合,並且透過東協簽定相互承認協議(ASEAN Mutual Recognition Arrangement (MRA) on Tourism Professionals),針對旅遊相關專業人才進行培訓。

   從三個國家在對青年創業發展和其政治,經濟,學術,環境的政府輔導力和發展方向皆不盡相同,日本由於社會環境比較不易接受青年創業和其青年創業心態較低,所以政府輔導力度較低,澳洲也因其民族心態較愛冒險,其年輕人也樂於挑戰環境,所以澳洲政府在其內在教育培訓輔導到外在資金投資協助發展上均有一系列完整的做法,且更能將其培育訓練方式向外輸出,吸引大量外國留學生留澳就讀及發展,也成為一項發展的特色,越南在急速發展的環境中,也能運用與國外政府的合作來提升越南青年創業和文化發展所需,更借國際合作發展組織來教育人才和培訓青年人才,使國家更富有發展力。

   研究和實踐都表明,青年創業活動越活躍,經濟發展動力越強。唯有鼓勵年輕人創業,才能給社會注入更多新的活力和機遇。好在,在國家利好政策的推動下,大眾創業的局面正在形成,我們更可從各國家發展方式中吸取經驗,讓年輕有更好的發展環境,成為國家發展的重要原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