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涯諮詢服務 找工作 找人才
職涯諮詢服務
:::
問題集錦
職涯專欄
職場快訊
我要諮詢
顧問介紹
作家介紹
回首頁
:::
職場快訊
社會企業發展過程必須承受的管理之重
2018-02-27    文章來源:就業安全半年刊

壹、打造發展社會企業的生態體系是社區創生最好的築底工作
  社會企業經歷近20年的發展,逐漸顯露出當初宣稱的社會、環境與經濟三重社會影響力,而引起世界各國關注,紛紛在自有的歷史文化與政治經濟的社會基礎上,施行屬於自己國家的社會企業政策。儘管,社會企業一開始發展時,面臨相當多專家學者與政府政策人員對於定義,唇槍舌劍的爭論與質疑;隨著愈來愈多創新創業家率先走入社會經濟弱勢社區,以不同組織形式的社會企業搭配創新營運模式,獲得許多令人耳目一新的社區創生案例,讓社會企業迅速成為驅動社會變遷的力道之一。

  社會企業的社會影響力,不只表現出在地就業的效果,更吸引了消費者的注目與青睞,轉而運用自身就擁有的採購權來購買具有社會公益性的產品。社會企業與產品進入一般消費市場的結果,讓原本抽象不已的社區連帶意識,環境保育主張,永續發展經濟的做法,直接落實在一般民眾的日常生活需求之上,反而成為社會企業運動的最大推力。

  這一股帶著強烈社會運動氣息的社會企業風潮,讓社會公益與經濟商機(social mission with economic profit)變得可能。社會企業站穩了能夠平衡社會與經濟的角色,影響所及,擾動了現有市場經濟追求利潤極大化的思維,所帶動的連鎖效應也讓倡議多年的社會經濟(social economy)[1],不再只是曲高和寡、知音難覓的高調主張;反而是像漣漪一般,開始由特定消費族群,往外逐漸擴散到一般消費者。甚至於讓政府、市場廠商以及許多非營利組織都不得不正視社會企業所引爆出來的社會經濟趨勢,而不得不大力進行許多法律與體制上的制度變革。

  湯姆生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在2016年,聯合了德意志銀行、UnLtd[2]以及Global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Network[3],針對全球45大國家經濟體進行全球首發,最友善對待社會企業創業家的專家調查報告[4]。在每個國家中選取了20名學者專家、社會創業家、投資人、政府政策制定者、以及支持創業網絡的員工等,針對社會企業創業問題進行調查。調查涵括了政府的支持、公眾的理解、具有社會影響力、吸引熟練技能的員工、薪資足夠維持生活水準、接近投資管道等6項指標,用來偵測適合社會企業發展的生態系統。

  調查結果顯示,美國、加拿大與英國,分居前三名,而新加坡、以色列與智利排名第四、五與六,韓國第七、香港第八、馬來西亞第九,法國則在第十名。亞洲國家進榜5名,除了顯示亞洲國家也積極的發展社會企業,鼓勵民間力量兼顧公益與商機之外,同時也說明了政府在發展社會企業政策的同時,初期的支持與政策引導,無疑是打造適合社會企業發展的生態體系,最好的築底工作。


貳、社會企業家同樣面臨無所不在的競爭
  有了適合的育成環境,社會企業固然有了發展的沃土,但是,在資源有限的環境條件中,要同時實現社會使命與獲得經濟利潤而維持永續經營,並不是紙上談兵的空想,而是兢兢業業的實踐。社會企業家在主流市場中,定位在實踐公益使命之上,就得跟一般商業主一樣,每天面臨無所不在的競爭,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面臨的競爭,不只來自於相似組織間彼此在社會使命的競爭,也必須面對來自主流市場對於產品品質、生產成本、人力資源、行銷、策略、研發與資金等各方面管理上的競爭。資訊電子產業經常引用-「不創新,就等死!」(Innovate or die)來說明,對抗高度且快速的競爭,持續的創新是生存的不二法門。這句箴言同樣也適用在社會企業之上。

  從多國實行社會企業的經驗來看,能否發展出具有高度社會效益的社會企業體系,是建立在政府與民間共同演化的模式之上。不管是從整體社會的角度來倡議觀念;從政策上來推行;或是從翻修、增訂法制來建立社會投資體系等等,莫不沿著建構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生態環境的短、中、長期政策行動綱領前進。政府除了修改不合時宜的法規以便符合發展社會創新組織的趨勢之外,也必須在政策上統合各部會政策資源,改變補助方式,擴大社會企業參與公共採購的能量,逐步將社會企業政策深化到各行政轄區之內。

  對社會企業經營者而言,從觀念的萌發與啟動(start-up)、逐步確立營運模式、確認消費者與社會效益,一步一步成長茁壯(grow-up),乃至於一路發展到具有經濟規模效益(scale-up)而吸引社會投資,形成影響力投資的範疇等等,都需給予高度的關注。由於社會企業組織型態與運作形式與既有的營利或非營利組織大異其趣,透過創新的制度設計來培育、陪伴與輔導;甚至於需要政府率先以政策加持,突破既有的制度框架,容忍破壞式創新的風險,方能讓社會企業家在兼顧公益價值與經濟效益的基線上推陳出新,發揮社會效益。

  社會企業營運者所面臨的問題,除了大力倡議、培育具有市場競爭力的核心營運能力之外,也必須積極建構社區網絡以擴大社會各界參與,發展出因地制宜的社區經濟模式。更重要的是,為了讓社會企業能夠進入消費市場,民間組織與各級政府、中央與地方議會、議員更要聯手出擊,發展出全國性社會企業行銷活動,一方面,可以全面提高消費者的社會消費意識,捲動公益消費的力量;另一方面,也可以面向更廣大的消費族群,提供具競爭力的產品與服務,創造顧客價值,隨著市場規模的擴大而打造出社會企業之間完整的供應鏈。也因此,讓許多對於公益商機有興趣的商業部門也能夠迅速與社會企業快速連結,在使用相同的商業語言、思維、與營運模式的基礎上,來平衡社會利益與經濟發展之間的價值,鞏固在地經濟,增加就業機會。面對涵蓋面如此廣泛的環境挑戰,培養管理能量對社會企業經營者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參、英國「社會企業之地(Social Enterprise Places)」[5]行銷計畫的經驗啟示

  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會員組織Social Enterprise UK(以下簡稱SEUK)從2013年起,為了讓社會企業遍地開花,向全英國各社區發起了轉型變身為社會企業的全國性草根行動--「社會企業之地」的行銷計畫。之所以執行此一計畫的理由是建立在過往發展社會企業的經驗之上。根據英國政府的統計,英國現有7萬家社會企業,貢獻240億英鎊產值,僱用了100萬人。自2005年修改公司法設立新型態的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型態後,也成立了高達1萬1,000家。

  其中,有高達3分之1以上的社會企業是建立在經濟最窮困的地區內。而這些地區根本難以獲得完整且充分的資源而建立在地的社會支持系統。因此,必須透過彈性且永續的管理技能與營運手法,甚至整合各種跨越公私部門的資源,來找出適合該地區居民的就業模式,解決社區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2017年之時,SEUK出版了從2014年1月到2016年12月之間,執行「社會企業之地」的方案檢討報告—Building inclusive and resilient social economies[6]。從報告標題上不難想見,SEUK把社會企業當成是對偏鄉地區所帶來的彈性就業與經濟發展方案的解方。報告中特別指出,許多案例之所以成功的要素是建立在,社區居民面對公共服務的縮減時,決意透過社會企業方案來改變社區的集體自信心之上。因此,在擬定與執行社區創生的策略時,按部就班的,首先必須獲得公眾支持與理解。其次,運用不同社會企業組織的混和營運模式來解決社區的需求與問題。第三,獲得來自行政首長、郡議會以及不同層級的行政單位,以及各種不同民間團體的大力支持。

  從這19個社會企業之地的案例中,都可以看到下列的基本共同特性:
1. 都有一些具有相關職能、自信以及能夠與人合夥鬥陣能力的關鍵人物,來引領社區的自我治理、確認社會價值與執行經濟行動。
2. 地點多位在社會與經濟的弱勢地區。據統計,有3分之1以上的英國社會企業創立於全國排名前20%的弱勢地區內,社會企業的存在與弱勢地區的需求息息相關。
3. 地理區位孤離。多數的地區與主流經濟的中心位置因為地理距離之故,而形成孤島,社區因而必須走向自立自足、互助支持的模式。
4. 社會制度的支持。這些地區都廣泛的獲得議會、大學、住宅協會以及大型私部門組織聯合起來挹注各種資源,組織間也彼此相互信任而形成強大的社會支持系統。
5. 獨立自主的歷史與文化的影響。許多地區本身所具有的歷史文化背景就很強調走出自己道路、不願屈意順從主流的民風,往往發展出具有獨立思考與行動的能力。

  歸納這些社區之所能夠逐步發展成為具有綜合效益的社會企業運動的基礎要素來看,凝聚居民或員工的共同意識、執行跨領域與跨部門的整合行動、注重顧客價值、善用知名度都是讓個別社區能夠在眾多發展社會企業營運模式中,脫穎而出的重要基礎。
1. 必須具有跨領域、跨部門的合作心態以及橫向整合行動,才能發揮社會企所標舉的綜合效果。
2. 透過成功案例的說明與演繹來提高公眾的知覺與意識。每個社區的關鍵人物並無法平順的移植到其他地區而為其所用,但是,不同地區的成功案例卻是可以攻錯的他山之石,啟發更周延的決策與思維。
3. 以顧客為基礎。許多地區往往都認為,社會各界的關注支持與財務至關緊要,但是,市場也同樣重要,不能視而不見,存而不論。社會企業之所以能永續營運的重點在於,產品與服務所呈現的社會價值能否為市場與大眾所接受,進而以實際的採購來支持社會企業。
4. 善用地區組織獲得各種報導所形成的策略地位,來吸引全國性的肯定與認同。除了設定不同發展階段的策略目標之外,也得舉辦因時因地制宜的行銷活動來強化不同社會網絡成員之間,對於社會企業組的凝聚度,穩固消費支持度。

  從「社會企業之地」的社區經驗顯示,儘管,透過社會企業以商業手法來解決社區求,帶動社區經濟,實現社會、環境與經濟的三重社會影響力,是偏鄉地區重建在地經濟的核心價值之所在,但是,徒有熱情並不足以實踐社會企業,注重人才的經營,強化管理的能量,才是社會企業能否達到改變社區,最核心的關鍵。因為,社會企業是一種專注社會使命的企業型態,同樣必須擁有充分的管理能量,才能有效的引領居民自我組織、自主獨力,執行出活絡在地社區經濟的自立方案。


肆、結語:充分積蓄管理能量

  世界各國發展社會企業過程的經驗都顯示出,欠缺能見度、欠缺資金、欠缺法律體制與誘因結構、欠缺營運模式與發展策略,是發展不順的致命因素。因此,不管是英國、歐盟,或是前述最友善社會創業家的前十名國度,莫不從政府與民間雙頭進行倡議、諮詢、輔導,以強化管理能力,進而衡量、確認社會影響力,最終引進社會投資以深化、擴大社會企業的效益規模。

  因此,架構一個能夠支撐社會企業發展的基礎絕對是政府部門實行社會企業政策最重要的關卡。從政策內涵來看,1.建立一個利害關係人可以高度溝通、參與社區治理的網絡,可以形成強大的社會支持與高度社會連帶的系統;2.提高社會企業對於商業的敏銳度有助於調整組織的核心競爭能力,妥善因應競爭;3.針對混合多種價值、多元運作型態的社會企業部門,進行有系統的育成學習、發展就業職能、技術指導、商業規劃與執行的能力,是積蓄社會企業組織管理能量的基礎行動;4.強化市場機會。在社會行銷之外,不只要能夠控制產品與服務的品質,也需要發展具有差異化的營運模式來對應顧客的需求與價值;5.給予社會企業組織明確的法制架構地位,有助於社會企業組織的產權進行更有效益的管理組合以及各種資產的合理流動,確立社會企業體制的運作基礎;6.提供近接資本的管道,發展社會財務的金融工具,如,補助、借貸、投資、耐心資本,來滿足處於不同發展階段組織的需求,進而發展出社會投資市場;7.展示社會影響力的證據衡量與報告系統,以證明社會企業的營運模式與所宣稱的社會、環境、以及經濟、財務影響力,具有事實證據的基礎(evidence-base)。

  也因為社會企業家必須在如此多樣、多元、多重,且持續演化的社會企業生態體系中,平衡並實現社會、環境與經濟的三重利益,因此,社會企業的經營者是否掌握管理能力就顯得重要無比。社會企業家不只要專注於社會使命,也同時要從組織設計與領導方面,去籌組具有競爭力的團隊、凝聚包容力、形塑具有溝通能力的組織文化、關心員工福祉、發展明確的願景;更要從策略規劃的角度來審視自家產品與核心技術在市場上的競爭優勢何在,學習如何取得數據、進行分析,以便改善產品與服務的成本與標準化的生產製造能力。
 
  Joan Magretta在《管理是什麼?( What Management Is)》一書中提到,「管理最先、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創造價值。」[7]要讓社會企業家透過社會企業的組織設計,創造顧客價值、員工價值、股東價值與社會價值,成功的執行社區創生的目標,具備充分管理能量,掌握管理知識,對社會企業營運者而言,既勢不可免,也事不宜遲,更是兼顧社會、環境與經濟三重價值所必須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