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涯諮詢服務 找工作 找人才
職涯諮詢服務
:::
問題集錦
職涯專欄
職場快訊
我要諮詢
顧問介紹
作家介紹
回首頁
:::
職涯專欄
日本的「勞動方式改革」
2018-12-27    作者:老侯

在東京的客戶處做專案時發生的一段小插曲。

有一天,收到一封發給全公司的信。我因為參與這家公司的專案,加入了該公司的郵件名單,信也因此發給了我。

發信人是一名離職的派遣員工,信的開頭,無非就是感謝這些日子來大家的關照、非常珍視這段工作經驗,等等的客套話。客套話說完,筆鋒一轉,開始吐露內心的抱怨。

「我自知身分是個派遣員工,須在正社員的指示下工作。我未能在短期內適應工作環境,未能滿足各位的期待,內心很是自責。但與此同時,正社員自身,未謹守本分,又該怎麼看待?上班時間,不認真工作,與朋友發私訊談笑,又該怎麼看待?…」

看來,這是一個被客戶臨時解約、走得不情不願的派遣員工,走時不惜將怨氣對著客戶公司的整體工作環境,發作了一番。

現代社會,因身分、財富,造成待遇的不平等,是個人人不忍言說、卻又確實存在的事實。因為殘酷,所以不忍言說;因為無力,所以聽任其存在。日本派遣員工與正社員之間的不平等,就是存在已久,千頭萬緒不知如何面對的社會現象。要怎麼形容派遣員工的「社會地位」呢?我舉2003年,日本汽車零件供應商「精刻電子(ジェコー)」新上任社長的發言做例子:「人事費,應從固定費用轉為變動費用」。

您知道會計學上,從「固定費用」到「變動費用」,有著甚麼深意嗎?隨著公司產量增減而增減的費用,稱「變動費用」,如原材料之類。但員工不比原材料,員工不變,人事費用當然不變,理所當然是「固定費用」。如果連人員都能隨意變動,這就與原材料無異。要達到人人召之即來呼之即去、如螺絲釘般地「投產」於生產線上,方法自然就是多用「非正式員工」。

派遣員工這類非正式員工,就是原材料。

「派遣員工」顧名思義,由人力派遣公司依客戶方需要,所提供的臨時員工,以方便客戶方差遣。儘管「派遣員工」地位不如正社員,但畢竟還有個派遣公司居間斡旋員工權益,另一種非正式員工,比「派遣員工」際遇還慘,則是「契約員工」。「契約員工」是個別與用人單位簽約,無派遣公司保護,遇事只能自求多福。日本企業這種規避人力成本、大量採用非正式員工的作法,固然與景氣低迷,政府「體恤」企業主有關,但長久以來,養成企業對人才用過即丟的惡習,製造大量的勞資問題,為社會安定埋下隱患。我有一位朋友,進了日本一家大型食品公司做底層契約員工,滿以為自己辛勤工作之後,將有望轉為「正社員」,沒想到進了公司才發現:自己的上司、上司的上司,全是「契約員工」,精刻電子社長的那句「員工即是原材料」,誠不我欺也!

為此,日本政府不得不改弦易轍,規定自2013年4月起,凡以契約社員身分,連續受聘五年以上的員工,得向公司提出「永久聘用」的要求,希望喚起企業家的社會良心。

有良心的企業家出現了。2014年7月,三菱東京UFJ銀行宣布:主動將契約員工轉為「永久聘用」。媒體大大報導,三菱東京UFJ銀行直比猗頓陶朱,饒富古風。但不久之後,內部員工對外揭發:公司所謂的「永久聘用」,換湯不換藥,無年終獎金、無退休金、無加薪、非固定薪(時薪制),甚至連食堂吃飯都分三六九等。出面揭發的契約員工道:「正社員在公司食堂吃飯,一餐333圓,我們就得花533圓。問公司原因,公司回答『貢獻程度不同』。」

當國內充斥著朝不保夕的非正式勞工,消費意願不可能提高、勞動生產力不可能提高、國家的經濟也就不可能好轉,為此,日本政府只有痛定思痛,將非正式員工的待遇調高到與正社員相仿,讓企業無空隙可鑽。「調整非正式員工的待遇」,即成了2016年以來日本政府施政的重點,名之為「勞動方式改革(働き方改革)」。成果如何,我們不妨拭目以待,待的不只是企業主的「良心」,而是日本全體國民對於建立一個正常勞資社會的決心。

反觀台灣,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去年五月全台派遣人力達八十萬五千人,創歷史新高,可見台灣也愛上這帖「用過即扔」的鴉片。看來我們也該要借助日本他山之石,解決我們的沉痾呀!